首頁 政務公開 檔案動態 圖片檔案 政策法規 檔案查詢 館藏全宗 珍檔薈萃 現行文件 網上展館 追憶平涼 留言版
  現在位置: 首頁 >> 追憶平涼 >> 平涼記憶 現在時間:
兒時記憶中的“集體勞動”
發表日期:2011年8月18日    文章作者:李永新  瀏覽4327人次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田間勞作

肩杈

    近日,筆者在整理館藏資料時,發現了一張攝于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老照片,照片反映的是那時靈臺農村大集體時期勞動的場面,根據人們的穿著分析為深秋時節耕地或者種麥子時的情景:一望無邊的塬面上,幾十犋牲口一字排開,男人們穿著藍黑色老棉襖,犁地的犁地,耱地的耱地,女人們拿著镢頭在打胡基,衣著樸素,有的人的褲子上還打著補丁,一幅人歡馬叫,熱火朝天的勞動場面。看到這幅老照片,不由使人回想起八十年代之前農業社里集體勞動時的情景。筆者是七十年代生人,大集體時期自己還是個剛開始記事的小孩子,但類似的場景還是記憶深刻,那時候大人們出去勞動,我們跟著去玩,全生產隊的人們一起耕地、打場、鍘草、起牛糞等,現在回想起來仍然非常熱鬧和有趣。看到這幅種麥子的照片,首先就讓人想起了犁地,那時候除了全生產隊男女老幼齊上上陣,套上幾十驅牲口犁地,耙耱外,有時候公社拖拉機站的東方紅履帶式大型拖拉機也會前來助陣,那可是全村人的一件盛事,人們都會到地畔去看希罕,高大的駕駛室里坐著神情莊重的駕駛員,看到地畔上圍觀的人們投來羨慕的目光,顯得更加神氣活現,洋洋得意,快到地頭時,狠踩一腳油門,“突突突……”煙囪里冒出一股黑煙,驚得看熱鬧的人們猝不及防,一起向后打了幾個趔趄,車上牽掛的大鐵犁翻起三四米寬的泥浪,坐在犁上的打犁員手忙腳亂地打轉犁的方向,鐵犁翻出的犁溝有近二尺深,兩三歲剛學走路的孩子下到犁溝里玩就爬不上來了,站在地畔的老人們用手量著,嘖嘖稱贊著:“天神爺!人老八輩子都沒有沒有見過這么爭的東西!”記得我上小學時,一年級語文課本上有一篇課文就是專門描這種拖拉機的:“隊里又添一頭牛,不愛吃草愛喝油,突突突突跑得快,力大無窮保豐收”。

  另外,在筆者腦海中記憶深刻的還有“碾場”、“鍘草”、“起牛糞”等,現在想起來雖然那時生產落后,物質匱乏,大人們每天累死累活,常年累月面朝黃土背朝天,用最簡單落后的農具,重復著繁重的體力勞動,生活如同這幅老照片一樣,灰蒙蒙的,沒有色彩,可在那時我們這些天真無邪的孩子們眼里,大人們聚集勞動的地方,那里肯定人多,熱鬧,可都是我們玩耍的好去處,因此至今回憶起來仍覺得充滿了無窮的樂趣。

  “碾場”。在農村,把打碾麥子叫“碾場”,那時候沒有收割機,麥子收回來了,到了打碾時候,生產隊全體男女老少一起上,把麥子抖開攤在場面上,套上幾犋牲口,掛上碌碡,在烈日下轉著圈去碾,或許是牲口也怕熱吧,只要一進碾麥場,就特別愛拉屎,為了不讓拉在麥草上,就得用牛屎罩籬去接,而接了倒牛屎就成了當時比我稍大些的半大孩子們的活,雖然臟但仍然爭著去,因為記得好像倒牛屎還記工分呢。而打麥場上的“明星”當數隊里新買的手扶拖拉機了,帶上碌碡跑起來可比牛拉碌碡碾麥子快多了,而讓我感到新奇的是,拖拉機在跑熱起來的時候,柴油機水箱里的水會就會沸騰,那時候三叔是隊里的拖拉機手,經常給我在柴油機水箱口煮雞蛋吃!到了下午起場的時候,大人們有的抖麥草,有的摞麥草,而我們孩子們最喜歡干的一種活就是推“肩杈”(圖二),大人們把麥草抖好后堆成小堆,用這種叫做“肩杈”的農具推過去,一杈就挑起來一推,然后推到場邊上摞的地方去,由于推起來也不算重,又好玩,所以這項勞動就成了孩子們的最愛,當大人們把麥草抖好搭成小堆后,孩子們便會爭先恐后地搶場邊上僅有的那幾個“肩杈”,記得那時候自己還很小,但也爭著去搭把手,但沒有注意到腳下,讓麥粒滑得重重的摔在地上,連鼻子也磕破了,膝蓋上被蹭去一大片皮!

  “起牛糞”。過去大集體時,牲口是被集中飼養的,每一個生產隊都有一個飼養站,兩三個飼養員負責全隊幾十頭大牲口的飼養任務,馬、牛、驢、騾都有,不像現在農戶馬、驢、騾養得很少,只養牛,而那時的牛也不像現在推廣的這種身架高大、一身棗紅的改良新品種牛,而是體型小、毛色金黃的“黃牛”。記得那時候二叔是生產隊的飼養員,負責十幾頭牛、驢等大家畜的飼養任務,有時他帶我去他那玩,晚上睡在飼養室的炕上,聞著牲畜糞便混和著青草飼料散發出的獨特的氣味,聽著十幾頭牲口一起咀嚼草料發出的“磕騰、磕騰”的聲音入睡,現在回想起來仍然覺得十分有趣。而最熱鬧的就是“起牛糞”的日子,人們一起上陣,挖的挖,用架子車拉的拉,堆的堆,拉糞的人以車數計工分,那時候我最羨慕的就是計工員,不用干活,只管發工票,多輕松!

  “鍘麥草”。大集體時,各個生產隊都有自己的柴草園子,堆放著全村的麥草摞,每當到了牲口草料吃完的時候,柴草園子里就熱鬧起來了,幾十把鍘刀和生產隊唯一的一臺鍘草機就忙了起來,人們用鐵麥鉤把麥草拉開,人力和機器一齊上,鍘草機的哄鳴聲和人們的談笑聲音回蕩在草園子上空。而這時候,拉開的麥草堆又成了孩子們的盡情撒歡的樂園,孩子們在麥草堆里打滾,做迷藏,大胡子隊長怕我們靠近鍘草機有危險,瞪著眼睛提著木杈攆我們:“去、去、去,遠處耍去!”孩子們嬉笑著跑開,一會兒又跑回來,繼續自己的游戲。

  光陰荏苒,三十多年彈指一揮間,當我們翻開這些老照片,看到那些當年熟悉的勞動場面,仿佛就是昨天發生的一般,對照如今,農村的變化可謂天翻地覆,人們住著小康屋、走著硬化路、洗著熱水澡、用著沼氣灶,生產勞動沒有了當年那種人多勢眾的喧囂和熱鬧,機種機收,農民用在農業生產上的時間已壓縮至最少,但糧食產量、收成卻比過去翻了許多倍,農民不再為了吃飽肚子而被長期束縛在土地上,生活對于他們來說,不再是灰蒙蒙一片,而是如同一幅幅精心拍攝的五彩繽紛的風光照,人們盡情享受著生活的美好,撫今追昔,不由讓人感慨萬千,用作家路遙名著《平凡的世界》里描寫的那個癡人田二常說的一句話來概括,那就是真的是“世事變了!”


 



  打印本頁

版權所有:平涼市檔案局 Tel:0933-8218185 技術支持:萬方網絡 Tel:0933-8236393
Copyright @ 2010 pldaj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. 頁面執行時間:140.625毫秒 隴ICP備17004682號-1


广东十一选五